落花时节不逢君。

这里李时川
什么东西都知道点……但不深究
没事儿修个仙,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辣眼睛,主食李杜,冷cp爱好者
总之人还是很和善的
圈杂食杂。

【你×李泽言】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人物ooc飞起,慎食

#会有后续的!

#垃圾文笔,辣眼警告

#摸鱼之后一定赶稿!!

你因为前几天忙着考驾照的事而忙的晕头转向的,然后又要做这边的策划案给金主爸爸,半夜三更起了个草稿,打算发给安娜姐看的时候手一抖给了李泽言。

等你猛地反应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三分钟了。

你霎时满脑子都是历史书上印刷的粗壮黑体字: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下面还有烈士英勇就义的模样。

你干脆安静候着对方打电话过来对你进行亲切问候。

你数着秒,和李泽言一起混久了,你对时间的把握能力也强了不少——至少在针对他个人的情况下。

过了几秒钟之后,他的电话如期而至。

比平时慢了点?大概是错觉。

你接起...

丢个原创

“嘶……”他抖了抖翅上草木焚化的灰,“你们当真以为是我?”白龙尝试挣脱金色枷锁,符文在他身上滚动,爆出皮肉绽开的撕裂声。左眼下竟爆出了一片袅绕的血雾,似乎能听见那些人的欢呼声和眼珠的爆裂声。

真刺耳。

希尔展开双翼,忽的腾空而起,漠视着空地上的一片焦烬,木灵的咒骂哀嚎,人类的暴怒嘶吼对他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顶多扰得心烦。

自己护了他们两百多年,如今却被他们污蔑为纵火者。

这就是人类的信任。

“……聒噪。”白龙嫌他们太过叨扰,便是一口火将那些噪音焚烧的一干二净,余光瞥到腾绕于自己上空的真凶——黑色残翅在皎白云朵中若隐若现,邪火则裹挟在白雾中,似几盏幽冥鬼火。

那火怕是会被他们认成圣迹...

【李杜合志】一宣+印调

沥烬:

万众瞩目的李杜本子终于要跟大家见面啦!


真是想想就激动呢!(///▽///)



「写到这里,我们该当品三通画角,发三通擂鼓,然后提起笔来蘸饱了金墨,大书而特书。因为我们四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孔子见老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我们再逼紧我们的想象,譬如说,青天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遥拜,说是皇天的祥瑞。」——闻一多《杜甫》



【基本信息】



  • 刊名:待定


  • 配对:李白/杜甫


  • 规格:A5


  • 字数:7w

就是不取标题【李杜】

#旧文乱改,越改越渣
#白话势力
#在ooc的路上越走越远
#又写死了太白
#文风取决于歌单
#我废了

故人西去。

杜甫辗转流经旧友故乡,打算登门拜访时才知道此等噩耗。

阶旁荒草已延伸至阶上,掩住被雨水滴嗒挖出的小小沟凼,门上暗纹已斑驳不清,他伸手扣环,轻叩大门,里面没有任何应答。

待他收手时,指尖上已沾染了些许铜绿。

杜甫已数不清见过多少次类似画面,主角轮换,但其中旁观过客,始终是自己。

杜甫正处于一筹莫展之际,一个老翁见他在门前伫立许久,提着胆子上来一问,待他简单叙述完自己的故事之后,老翁也开了话匣子,将此番陈年旧事一一道来。

确说友人性格耿直,出言断了一些人搜刮民脂民膏的财路,便遭那...

提个脑洞,占tag歉

#过气文手的挣扎。
#脑洞来自于《琴师》
#人物ooc现场

看似闲散实则看得比谁都清楚·王爷白×看似淡漠实则重情重义心怀所有·琴师甫

王爷喜欢诗酒月,喜欢佳人,喜欢琴棋书画。

没事也会拿剑来比划比划。

有人看着王爷没事就往莺燕处钻,所谓听琴。实在看不下去,就给他提议不如找个琴师在府里养着。

王爷本身也好玩风趣,加上气质不错,整个人往那一站就感觉清风明月皆入他怀。

于是他选人那天,什么样的姑娘都有——但都琴技高超,且姿色不俗。

王爷说自己谁都想选,不如听天由命。

于是随手一指就指到了根本不在入选范围,被挤在人群中动弹不得的琴师。

这个琴师琴技...

剑不曾见【六】

#妈耶居然真的会更
#更新不记得剧情系列
#又是一个过渡章
#前章看同名tag

街上排开了一长串的花灯。

杜子美浮在空中,看着身边的华灯粲然,只生出一股没来由的落寞。

但这落寞迅速被李太白一酒壶砸个粉碎。

“子美——走啦——”李白甩着葫芦抬头望向迷糊了眼神的子美,引得四周的人侧目纷纷,迅速给他让开一条道。

杜子美破开风回到他身边,借着人多干脆化成翩翩公子的模样,挤到他身边低声道“叫那么大声做甚?常人识不得我的。倒让他们将你认了酒疯子……”

“那我不也是常人,怎见得了你?”李白回眸,笑嘻嘻地瞧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剑灵。

“你同他们不一样。你……”杜子美看着那人眉目,半天说不出话。

他觉得似...

【王者李杜】犯规

#我居然还活着
#越来越垃圾我真的……
#学会了标题
#百里厨别打我
@盛唐。 我终于写出来啦!!虽然质量……咳

这把一定能赢。

杜子美愉悦地解决掉对面妄图来自家野区反野的刺客,顺带一套连招也将对面残血法师一齐送回城的时候,感觉今天天气真好。

他渐渐学会了借着地形和草丛来对敌人进行精准打击,逐渐也能借着走位救人于刀锋之下。这种玩法生生地将他法师的定位差点掰成刺客。以至于有人调侃他是不是和李太白混久了被带偏了。

杜子美则只是带着些许腼腆的笑。

青衣法师望了眼野区,瞧见那剑客赤红衣角一闪而过,心里欢喜得紧,便似只小兔子般钻那草里去了。

杜子美估量着自己头上的红条条,虽不为满血,但帮太白一起打...

是的,我不可能有标题。

#我没死!只是废了_(:з」∠)_
#质量极低的短打
#脑子不清醒产物
#戏子太白×军官子美

等戏散时,雨已大了。

李太白还来不及擦掉脸上的脂粉,听闻那小军官已过了走廊,离剧院大门不过一条曲折的石径小路的距离时,便迅速扯了把伞去追那人的脚步。

而碰巧的是,杜少陵见雨势渐烈,只好拜托那伙计去帮忙寻把伞来,因此停在了厅门前,也因此等来了李太白。

“这戏可还合军爷口味?”李太白笑得眉眼弯弯,撑了伞邀着杜少陵往外走。

“这折戏倒是寻常剧目,但能唱出这般洒脱豪气的,的确只李公子一人。”杜少陵看着戏子眼尾处那两撇飞虹,应和着那人眼里含的笑意万千,不自觉便红了脸。

李太白闻言轻笑道“某早闻...

【武华】这里有一份卖身契,麻烦在这里签一下字

#是个可能没有下篇的故事bu
#道长竹雁,华山之望
# 和@青闫一起完成
#请道长们贯彻精准扶贫的精神

竹雁道长觉得最近诸事不顺。

先是和师兄一起去华山讨债被对面那华山小兔崽子冷不丁扔了一脸的雪球,当自己皱着眉拍完身上的雪,打算以礼相待,搓个大点的雪球予以反击的时候,倒被脸上洋溢着笑意的师兄拦住了“师弟,莫可。”

竹雁看着自家师兄的视线在自己头顶游移,心里便觉得不妙,伸手一摸,果然触及到了冰凉凉的雪。

啧。

竹雁抬头看着对面那小子笑得云淡风清的模样,下一秒就想开剑匣。

但他还是忍住了。

自己身为修道之人,妄自动气未免太不像话,还可能给武当留下不好的名声。

况且以后来收债的还可能是他,...

【李杜】要什么标题我就是没有

#我还活着

#子美在后台想打死我bu

#时间轴混乱,勿当正史食用

#人物重度ooc,慎食

他是在将要登船时见到故友长子的。

他俩长得很像。这是李白对少年的第一印象。

少年将手中捧着的木盒递给他,哑着嗓道“这是父亲的遗物。在下擅自做主前来寻前辈,觉得该是有必要让前辈过目。”

李白稍稍抬起眼皮打量着来人,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却已有了弱冠之年该有的沉稳。
李白一恍惚觉得,那就是他。

江上倏尔起了风。

李白见着檀香盒子,不用想都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但他接过来时却感觉到这匣子很重,似乎快把他沉到江里,喘不过气。

他张了张口,打算向少年探听些情况,看见少年微肿的眼突觉喉头一滞,打算脱口的话...

1 / 5

© 时屿 | Powered by LOFTER